平特三连肖无敌两组|高平特立中学元旦晚会图

【尋找英雄】英魂歸來 晉綏解放區烈士陵園吹響“集結號”

2019-04-03 09:51 來源:中國青年網 責任編輯:李敏

  3月31日,2019年清明節祭掃先烈暨晉綏散葬烈士遺骸安葬及志愿軍烈士遺物安放儀式在山西省呂梁市興縣晉綏解放區烈士陵園舉行,圖為各界1200余名代表參加儀式。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川 攝

  中國青年網呂梁4月2日電(記者 李川)鳳凰嶺前埋英骨,湫水河畔祭忠魂。

  他們,是一群沖鋒在戰爭年代的革命軍人,為了民族獨立與自由,在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的烽火硝煙中,在晉綏邊區、在朝鮮戰場,一往無前,灑盡最后一滴血,埋骨呂梁山上、異國他鄉。

  70余載斗轉星移,無數革命先烈的遺骸依然散葬荒野溝壑,忠魂無處安放。尋找英雄,安放忠魂,成為今人緬懷革命先烈、傳承先烈精神的使命。

  鳳凰嶺下,湫水河畔,一把“集結號”召喚革命先烈魂歸“家園”。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川 攝

  又是一年清明時。3月31日,2019年清明節祭掃先烈暨晉綏散葬烈士遺骸安葬及志愿軍烈士遺物安放儀式在山西省呂梁市興縣晉綏解放區烈士陵園舉行。

  這一刻,劃破長空的集合號聲回蕩在綿延的黑茶山上、蜿蜒的湫水河畔,它召喚著革命先烈的忠魂歸來,以祭永思。

  3月31日,2019年清明節祭掃先烈暨晉綏散葬烈士遺骸安葬及志愿軍烈士遺物安放儀式在山西省呂梁市興縣晉綏解放區烈士陵園舉行。中國青年網記者李川 攝

  一把“集結號”,召喚26位革命先烈魂歸“家園”

  26副棺柩靜靜地擺放在由毛澤東主席題詞的晉綏解放區烈士塔下,每一副棺柩中都安放有一具最近一年從呂梁市離石區、臨縣、方山縣、興縣等地尋找、收遷的烈士遺骨。

  他們,是革命戰爭年代為國家、為民族犧牲的26位軍人。

  在哀婉的集合號聲中,禮兵抬起棺柩,緩緩走向一排由漢白玉筑建的墓冢,將棺柩小心地放到墓穴中……

  集合號聲息,26位烈士重返舊部,魂歸“家園”。

  “烈士陵園是英雄的家”,賀龍元帥之女、山西省晉綏文化教育發展基金會名譽理事長賀曉明說。

  自陵園落址8年來,晉綏解放區烈士陵園已收遷安葬革命先烈629名,其中無名烈士525名,同時英烈墻上鐫刻著1949位烈士的姓名、籍貫、部隊番號和犧牲時間。

  “捧起你們的忠骨裝殮下葬。抬著你們的棺木,一股暖流從心里升起。回家啦,今天咱們就回家啦!……追思你們的英靈,硝煙令人回首。一個番號,把我們緊緊連在一起,我們永遠是戰友。”一年前的清明節,賀曉明曾這樣追思先烈。

  如今,在山西省晉綏文化教育發展基金會、呂梁軍分區、呂梁市各區縣黨委政府、人武部及志愿者們等各方積極努力行動下,又有26位革命先烈歸建舊部。

  “向烈士致敬!”雖然未能親赴儀式現場,山西省晉綏文化教育發展基金會理事長林炎志依然委托基金會將“不忘初心,繼承烈士革命精神,為中華民族振興而奮斗”的悼詞帶到,以祭哀思。

  山西省晉綏文化教育發展基金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段曉飛致辭。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川 攝

  黑茶山永鑄烈士豐碑,湫水河長歌英雄偉績。

  對于山西省晉綏文化教育發展基金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段曉飛而言,位于鳳凰嶺下的這片土地是令他魂牽夢繞的地方,今年已是他連續第五年清明節來此祭掃晉綏先烈。

  “今天,120師后代、晉綏兒女及志愿軍烈士后代等60余人回到這里,迎接先烈、祭掃先烈,是為了完成先輩的心愿,盡我們后輩的心意。”段曉飛說,烈士是民族的魂,是民族的根,把烈士裝在心里,我們才不會忘本,才知道我們從哪里來,要往哪里去。

  “陵園內每一塊漢白玉墓碑就是一副不屈的脊梁,無名烈士碑上的序號實際上就代表著兩個字——‘不死’。”段曉飛感慨道。

  當集合號吹響的那一刻,開國上將賀炳炎之子賀雷生熱淚盈眶。

  “我曾經也是一名軍人,明白號聲的意義,當集合號聲響起,對軍人而言是召喚,無論你身在何處,都要歸建部隊。”賀雷生坦言,號聲響起那一刻,他如身臨其境,仿佛感覺到先烈的歸來,回到部隊這個家。

  中國人民志愿軍1軍7師19團烈士墓揭碑儀式。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川 攝

  一座群葬墓,安放114位志愿軍烈士忠魂

  點上一根煙,斟滿一盅酒,擺好幾碟糕點水果,燒上幾沓紙錢……

  站在當天剛剛揭碑的群葬墓前,68歲的老人孫群凱幾度哽咽,泣不成聲,久久不愿離去。

  群葬墓中安葬著孫群凱的父親——時任中國人民志愿軍1軍7師19團政委孫澤東。

  1953年6月27日,在美軍20余架飛機三次輪番轟炸下,位于朝鮮臨津江東56號坑道的志愿軍1軍7師19團指揮所被空襲,指揮所內正在開作戰會議的114名指戰員全部壯烈犧牲。這其中就包括孫群凱的父親孫澤東。

  犧牲時,孫澤東烈士年僅33歲,那一年,孫群凱只有1歲。

  對于父親的模樣,除了翻看幾張泛黃的老照片,孫群凱幾乎沒有任何印象。

  66年來,由于父親和戰友的遺骸未能回國,孫群凱從未如愿去祭拜過,這也成為他埋藏心底的遺憾。

  而今,志愿軍1軍7師19團作為一支原屬八路軍120師的老部隊,由山西省晉綏文化教育發展基金會提議,在晉綏解放區烈士陵園建立一座衣冠冢,就是為了給犧牲的114位志愿軍烈士后代提供一個能夠祭拜父輩的地方。

  過去的66年,孫群凱只能在思念飄零的淚光里,在渺無邊際的夜夢中遇見自己的父親。

  孫群凱說,他往群葬墓中放了父親的照片和犧牲證明。對他而言,從今往后總算有了一個祭拜父親的地方。

  烈士棺柩靜靜安放在墓穴前。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川 攝

  在祭拜先烈的人群中,有一位志愿軍老戰士胡立言,躺在陵園里的烈士,很多是同他一起戰斗過的戰友。

  “晉綏地區是我們這些老戰士的第二故鄉,看到這些山山水水,看到這里的人民,我心中充滿感激之情。”胡立言說。

  呂梁蒼蒼,汾水洋洋。先烈偉績,山高水長。

  在革命戰爭年代,以興縣為首府的晉綏邊區革命根據地是阻敵西犯、保衛延安的堅固屏障,是支援前線、統籌后方的戰略基地,是延安和華北各抗日根據地聯系的交通要道。

  在這片紅色沃土上,晉綏將士為了革命事業前仆后繼,拋頭顱、灑熱血,在呂梁大地上譜寫著一篇篇豪邁的沙場之歌,無數革命先烈在犧牲后就地散葬于溝壑荒野間。

  歷史沒有忘記英雄,人民沒有忘記先烈。而今,尋找英雄,接英烈們魂歸“家園”,讓“集結號”永不消聲,已成為今人的崇高使命。

  

熱點專題
平特三连肖无敌两组